专职咸鱼

苦逼学生党 常年掉线 是致力要成为鱼干的人↖(^ω^)↗

长相守

这次是韩信化鬼梗,一辆简短的车:x,邦邦视角

  终于忍不住了吗?  刘邦感受着脖颈上阴凉的气息,轻蔑地想着。
  他早就发现了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的身边多了一只邪祟。一开始好像还是只在他的周围游荡着,连他的身都不敢近。到后来也渐渐胆大了起来,时不时靠近他一会儿……想到这里,刘邦不禁皱了皱眉——他可是受够了被阴森森的气息突然靠近面部的感觉,偶尔他还可以感觉出那邪祟在抚摸他的脸,冰冷且并无实体的气流摩挲着他的皮肤,简直就像是有小鬼在勾他的魂一样。到不是说他刘邦害怕下十八层地狱什么的,只是那感觉太过恶心,着实令人不快。
  前段日子他故意去接近那玩意儿,想一探究竟。却不想他刚一接近,那团诡异的东西就像受到了惊吓一般急速地避了开来,甚至还带倒了一个刘邦甚为珍爱的烛台。自那之后他又试探了几次,都是一样的的反应,到最后连刘邦都失了兴致,想着若对我无所损害,便任由那邪祟去罢。
  到了今日终于是露出狐狸尾巴了么。
  刘邦僵在榻上,谨慎地感受着那邪祟的动作。脖颈上的不适感并未持续太久,那股阴冷的气流仅仅是停留了一会儿,微微加重了些力道,便向下直直滑入了他的躯干,有意无意地触碰着他的腰侧,却大力地地揉捏他的胸肌,连前胸上那两处权当装饰的东西也被拉扯起来,狠狠的拧了一把。
  刘邦瞪大了眼睛,胸中涌上耻辱的感觉——这竖子竟敢,竟敢……他一时怒极,即刻想要腾身而起,却被不容反抗的力道给压回了榻上,那股气息也变本加厉,缓缓地游走至他的腿部,摩擦着他的腿根,不知轻重地把玩他的性器。
刘邦闷哼一声,努力压下身体上渐渐升起的情欲,死死地咬着牙,浑身肌肉紧绷,拼命地调动自己的理智,试图保持清醒。
  他明白了!这邪祟想必是死于他手的某个家伙,如今执念不散,前来报复,还特地选了这种方式,是要他从此身败名裂……若是令日之事被那些嘴碎的宫人听了去,那之后无论是他拯救苍生的事迹也好,杀人放火的恶名也罢,都要蒙上一层荒淫的阴影,从此刘邦可就是艳名远播了。
他一面想着,一面剧烈地喘气,眼前却被生理性的泪水模糊了视线。他似乎是什么都看不见,也听不见了,那火焰已经燃尽了他的理智,把他整个人都点燃了,只余下被无限放大的本能在不断叫嚣着。
  最后刘邦像个旁观者一样浑浑噩噩看完了这场极其诡异的交欢,他拒绝承认那个被没有实际形体的邪祟玩弄得大声呻吟,时不时发出一声惊喘的人就是他自己,更否认曾做下主动张开腿求欢的行径。
  还有最后在神志不清时感受到裹住自己的阴冷气息——那绝不是一个拥抱。

评论(10)

热度(51)